没错我手里拿着的是卫生巾这没什么好羞愧的
作者:赌博网  来源:澳门赌博网  时间:2019-03-24 01:11  点击:

  今年 2 月份,印度电影明星阿米尔汗在自己的社交账号上,发了一张拿着女性卫生巾的照片。

  这个举动并不是为了宣传他的新电影,而是响应印度「卫生巾之父」阿鲁纳恰拉姆在推特上发起的「卫生巾大挑战」。在阿鲁纳恰拉姆(下文称阿叔)首发的推文里,他写道:

  「没错,我手里拿着的是卫生巾,这没什么好羞愧的,月经是自然的生理反应。请复制粘贴这段话,向你们的朋友发起挑战,拿起卫生巾拍照吧!」

  阿米尔汗转发了这条推文,包括作家、制作人 Twinkle Khanna 在内的成千上万的印度人都在推特上拿起了卫生巾。

  Twinkle Khanna 是《阿鲁纳恰拉姆的传奇》的传记作者,这本书详细的写了阿叔为印度女性发明姨妈巾的传奇故事。她在后记中特别感谢了阿叔在她再三的要求下接受了她的专访。

  最近在印度上映的电影《护垫侠》(Pad man),就是根据这本传记改编的。

  阿叔不仅为印度女性发明了便宜方便的卫生巾,他还致力于改变将月经当做禁忌的印度社会,以这种方式告诉保守的印度民众,来月经是女性的生理特征,女性不该为此感到羞愧,也不能是社会贬低女性,将女性视为不洁的原因。

  1998 年,新婚燕尔的阿叔虽然和妻子是包办婚姻,但他很愿意为妻子制造惊喜。

  他总是在出其不意的时刻,给妻子一些包装精美的小礼物,为平凡的生活制造浪漫。

  有一天,他发现自己的妻子在藏东西,好奇的他走过去,发现这块脏的连他擦自行车都不用的破布竟然是他妻子的「卫生巾」。他问妻子为什么不买卫生巾?妻子说,卫生巾太贵了,如果买卫生巾,就不能买其他的日用品。

  爱妻心切的他去城里买了一包卫生巾当做礼物送给妻子,看着在层层包裹下的礼物,妻子起初以为是一条绿色的纱丽。当她打开包裹,看到卫生巾时,开始时非常惊喜,但看到卫生巾的价格是 55 卢比(约 5.5 元人民币)后大叫:「太贵了,把它赶紧退了。」

  这个反应,对印度女性来说并不奇怪。上世纪九十年代末,卫生巾早已在欧美,乃至中国等发展中国家广泛使用。

  但是对于印度广大的女性尤其是农村地区的众多贫困妇女来说,当时的卫生巾价格却无疑是天价,很多人无力购买,许多印度妇女甚至一辈子都没用过卫生巾。

  2010 年的一项调查显示,印度 3.55 亿名妇女中,只有 12% 的人使用卫生巾。而其余 88% 的女性,会像阿叔的妻子一样,选择破布条或者烟灰等作为替代品。

  经期卫生保护措施不当导致印度女中学生每月旷课 5 天。其中,有 23% 的女孩更因月经而辍学。而在印度德里,班加罗尔等地所做的调查显示,有 31% 的女性月经期间停工,平均每人缺勤 2.2 天。

  不甘心的阿叔把那包卫生巾放在掌上掂量,这包重 10 克,卖 40 卢比(约合 4.1 元人民币)的卫生巾,是同样重量棉花售价的 40 倍。他开始想办法,能不能让卫生巾变便宜。

  他开始自己 DIY 卫生巾,买来制作卫生巾的原料——布,棉花和胶水,做完之后,急切的立马让妻子实验他的成果,妻子嗔怪他:「要一个月之后才可以试。」

  随后,他开始用自己的成果在自己妻子和妹妹身上试验。妻子逐渐受不了,哭着跟他说:「求求你放弃吧,我不会因为用了肮脏的布条而生病的,不要再和我提月经的事情了,我感到羞耻。对我们女人来说,因病而死比羞愧而死要好得多。」

  不放弃的他,制造了很多啼笑皆非的故事。他把卫生巾放在口袋里带去妹妹家,妹妹的儿子从阿叔的口袋里抽出了卫生巾,边挥舞边大喊:「妈妈的手帕」。

  妹妹去到阿叔家向母亲和嫂子哭诉:「你为什么要把这个给我,我在我丈夫、公公婆婆面前丢尽了脸。」

  母亲也边哭边大喊着说他疯了,妻子在一旁默默流泪。他找到医学院的学生帮助测试,但是也遭到了拒绝。后来他找到邻居家的小女孩,但是被小女孩的母亲发现他在夜晚爬自家窗户给自己女儿递卫生巾,于是大喊大叫引来周围人,让他在众人面前无地自容。

  最后他走投无路,只好在自己身上测试,他准备了一个装有动物血的袋子,模拟血液滴在卫生巾上。具体的操作方法是,他从一个在血库工作的朋友那里弄到防止血液太快凝固的药剂,将其掺入羊血,把羊血灌进足球内胆,在胆壁戳几个洞。他下身装着这个「子宫」,戴着放在「子宫」下的卫生巾走路、跑步、骑车,检验卫生巾吸收血液的效果。当他为自己的聪明才智暗自高兴时,发现血液泄露了,裤子上都是血,只好跨过铁链纵身跳入河中。

  全村为这事开了长老会。周围人觉得阿鲁纳恰拉姆疯了,他的邻居见了他就骂他变态,朋友们见到他避之不及。他的妻子,受不了他花费几乎全部时间和金钱琢磨这件事,更受不了闲言碎语,撇下他回了娘家。

  印度此类电影有一个共同点,主角在历经千辛万苦之后总会逆袭。经过 4 年半的努力,阿叔在忍受了种种苦难,众叛亲离之后终于费尽千辛万苦做出了能制作卫生巾的机器,每片只需要两卢比,这套设备每天可生产 200 到 250 片经紫外线消毒的卫生巾,每片售价 2.5 卢比(0.26 元人民币)。

  印度理工学院替阿叔的这套设备申报印度国家创新奖。在 943 个参评项目中,生产廉价卫生巾的项目获得最高评价。

  传统的加工棉花的设备,需要几百万美元,而阿叔的这套设备只花了 1012 美元,他用成本几百分之一的机器成功制作出了可靠的卫生巾。目前,印度 29 个州中已经有至少 23 个州引入了这款机器。

  他后来终于接到了离家出走的妻子的电话,妻子说对丈夫成功并不感到意外,她重回到阿叔身边,成为他的得力助手。

  但故事到这里还没结束,男主做这个机器不是为了自己发财,他拒绝了把这项发明商业化的提议,他的梦想很简单,只想让印度农村的女性都用得上卫生巾。

  但是观念的改变难上加难,家乡的人并没有因为他发明了做卫生巾的机器而对他和生理用品改观,依然为之感到羞耻。阿叔继续在农村开展推广使用卫生巾的工作。

  在他们的努力下,农村使用卫生巾的状况得到了革命性的变化,他们的工厂也越做越大,为很多女性提供了工作机会。

  最后,男主受邀去美国纽约演讲。他说印度目前为止只有 18% 的女性有条件使用卫生巾,很多女性仍然在用布条甚至是报纸充当卫生用品。他说他的名字 Lakshmi 是钱的意思,但是他做这个发明并不是为了钱,不然他应该被叫做 Moneyman 而不是 Padman。

  影片的叙事过程和某些细节虽然有戏剧性夸张的成分,但故事的构架和过程和现实并无二致。只是传记的结尾没有那么打鸡血,没有提及阿叔站在世界舞台上的场景,而是选择了一个他和自己的家人平淡相处的画面。

  他开车,女儿和妻子坐在车上,他的车窗上挂着一个传统的装着一些辟邪药草的香囊,他的女儿问他:「爸爸,你不是反对迷信吗?」他回答:「这个香囊里装的草药会驱赶蚊虫,也会保护你。」

  这个结尾虽然平淡但意味深长,他告诉自己的后代,在传统面前要保持独立思考,要从生活中发现科学,并利用理性的力量。

  「经期羞耻」是印度社会的一个阴暗面,女性的月经一直都被认为是不应该被提起的禁忌,应该三缄其口,应该像是犯了罪一样遮遮掩掩,这种情况在保守的农村尤甚。

  一位印度妇科医生称:「公开讨论经期卫生在印度仍然是个禁忌。印度妇女月经期间不可以进入神庙或厨房等场所。有些妇女在此期间甚至不洗澡。」

  在 2014 年,一家卫生棉厂所做的调查显示,在印度的城市中,有 75% 来月经的女性因为「经期羞耻」,仍然像阿叔的妻子一样,使用报纸或破布来制作自己的经期垫。这些月经垫在使用过后,并没有被有效地消毒,而因为羞耻感,她们甚至不敢将洗过的月经布进行晾晒。

  此外根据媒体报道,在印度,有至少五分之一的女孩因为尴尬、羞耻感而在月经期间不去上学。

  更可怕的是,在落后保守的环境下,人们对待月经的态度还曾导致女性自杀。一个来自印度南部城市 Tirunelveli 的女孩,她来月经的时候,没有正确使用卫生巾而导致裤子上沾上了血渍。她因此而遭到了老师的责备。老师不仅对女孩进行了语言上的羞辱,还让她到教室外的走廊罚站。十多岁的女孩根本无法承受这样的打击,最终,她选择了结束自己年轻的生命。

  在给母亲留下的遗书中,女孩写道,「妈妈,请你原谅我。我到现在仍然没有想明白,为什么老师会因为我的生理期而责备我,甚至这样折磨我羞辱我。」

  经期羞耻,就像一架囚禁女孩的牢笼,无数女孩因为月经而影响了自己的正常生活。

  正因为印度女孩们所遭受的痛苦,在印度,有越来越多的人参与到呼吁安全经期的活动里,希望为女性的正常生理现象正名,同时,也对卫生巾的正确使用进行推广。

  世卫组织驻纽约办事处执行主任纳塔·梅纳布德(Nata Menabde)在接受 CNN 采访时说,这是她在 2010 年至 2015 年任世卫组织驻印度代表时期见证的突破性发明。她还认为,《护垫侠》对消除月经的污名化和女性能掌控自己的命运至关重要。

  在现实中,阿叔的机器在贫困地区非常受欢迎:现在已经有超过 1300 个农村地区使用了他的机器,并且不只在印度,超过 100 个国家引进了他的机器。

  但阿叔的目标并不仅仅是在技术上解决卫生巾难题,而是希望在文化层面消除对于于月经「禁区」。

      赌博网,澳门赌博网